Quotation of the Day

10 August, 2014

《周末感言》(純粹個人意見)

周末同朋友係灣仔慶祝生日,離開時係巴士站等巴士,一架七人車駛至停正站頭落客,架巴士那時剛剛要埋站,忍不住罵了那車上人兩句,反而招來怒目;更離譜是我走出馬路準備上車,巴士司機卻門也不開就走了,跑過去,追不上。 

我罵那私家車司機,是因爲那巴士站前面就有一條十幾米的避車位,夠泊旅遊巴有突,你係都唔停係要阻住巴士入站。香港地方細有時大家好難完全不違例泊車,我自己都做過司機,但你點解犯規重好似你大曬?點解晤可以稍微照顧別人需要?

這幾年我發現香港人真的越來越自私自利而不自覺。媒體還要一味吹捧距地的優越感,一天到晚將我地同大陸人比,你知晤知“五十步笑百步”這句話點解?? 成日話我地公民質素幾高(每次遊行之後都係詌),deserve一個更好的政府詌話喔。對晤住,我老老實實同你講,其實我地質素係好低,所以才有這樣的政府!(你知晤知點解依家消防車要裝攝錄機?就是因爲我們開車的都不讓路!難道那些開車的都是大陸人?)你寫幾句批評港人質素的文章,報紙完全無興趣登,你閙政府,就個個叫好。

巴士飛站,我惟有轉乘小巴。因爲路綫不熟,上車之後跟司機打了招呼在某某街落。跟著好久才有人下車,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問司機到未,他才跟我說:唉呀,過左啦!晤好意思!! 

我當然詫異。但是更令我詫異的,是那時候車廂裏面突然一半乘客同時報以一陣噓聲!絕!我真係寫個服字!我唔信你班人無一個知道我要落車的地方,但你地班人兄經過時無一個出聲,到左司機認錯時你地先講野。老實說,我不但不會多謝你地,我簡直鄙視你地。 

朋友話,這就是”香港式幫拖“,不是真正見義勇爲,而是事後孔明。總之係自己最安全喞情況下,用奚落、嘲笑、叫駡(最重要係人多勢衆)等等於事無補的方式,宣洩情緒,不但幫晤到需要幫助喞人,亦對改善防止同類事件發生毫無好處。 

唉!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我自覺這地方的人是越來越自私;聲大夾惡、無理取鬧的越來越多。老實講,下車之後我不是太怪那司機,起碼他道歉了!反而我在想,那司機就像我們的政府,而車上那群事後孔明、得個講字卻不會真正幫忙的乘客——哈哈,不就是我們市民嗎?? 

坦白說,寫了幾年評論,我對香港越來越心死。心死不是因爲政府,也不完全因爲大陸/大陸人怎樣怎樣,而是我覺得這個地方的人是病的很厲害了,更可怕是如果你跟他們說有病的話,他們第一個就先對付你了(寫著寫著,我怎麽想起柏楊醜陋的中國人的序言了?)。 

有時候我會想,當我們真的有了一人一票真普選之後,我們到底會變得更關心這個共同的家、為之努力,還是更懂得利用選票去為自己攞著數?? 我對佔中不看好,就是因爲我對香港人那種平時做塘邊鶴、出事打落水狗、幸災樂禍、事後孔明的的習性,實在已經很累了。我們真的有幾人會見義勇爲?(我知道這話題又會勾起很多人的神經,所以就此打住)。 

如果你認爲以上不過是低下階層的問題,你就錯了。昨天我在某成交價千萬的屋苑(我知,這在香港實在不算什麽)幫朋友搬家私。我們叫了一架“雞記”,那司機出奇地斯文,完全不像開車的,而且很熱心義務幫我們兩個書生搬東西(事前沒有議定)。可是走到電梯大堂的時候,我和朋友要兩個擡東西,沒有空手按電梯門。那時候至少有四、五個年輕到中年、衣冠楚楚的中產階級(包括一個長得蠻漂亮打扮入時的女生)在等電梯,卻沒有半個走過來幫忙按門掣! 

在臺灣,我經常踫到趕電梯時電梯裏的人按掣等我;在香港,我遇到最多的是見我趕來便急不及待按掣關門!問你服未!

那大樓裏住的不是大學教授,就是政府高官、專業人士,卻有如此的公民質素,我算是大開眼界了,難怪魯迅講過中產階級靠晤住。我又晤係有伊波拉(當時穿著襯衣、西褲)?有需要這樣嗎?真的不懂!我真的不懂香港人是怎樣了! 

事後跟朋友說,難怪中國有句古話:仗義每多屠狗輩!朋友想起聖經撒瑪利亞人故事裏有句話:Who is your real neighbor? 

以上純粹個人意見,如果冒犯了那一個偉大的香港人,敬希垂諒!如果你覺得還能一讀,歡迎轉載。

1 comment:

Comments are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