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ation of the Day

15 August, 2013

帝國從來多負債 破產難言真自治


帝國從來多負債  破產難言真自治
 



拿破侖講過,戰爭第一是錢,第二是錢,第三,也是錢。

陳啓宗先生認為英、美等國家因為一人一票導致債臺高築,可能主要源自近十幾年的印象。如果我們好像史學家黃仁宇一樣,用長距離、遠角度來看問題,便知道世上最昂貴的不是福利,而是戰爭。

美國這個國家從誕生的頭一天開始,便是負債累累,獨立戰爭的欠債,幾乎導致拿不到退休金的士兵策動兵變,騎劫國會。兩百年來,這個國家沒有一天不在擴張,隔二三十年便打一次仗。千禧年以來的反恐戰爭,令美國國債從六萬億(美元,下同)升至十六萬億,其實按比例在歷史上祇是小數目。以下我舉幾個顯例:

一、1846-47年,打敗墨西哥,吞併加州,國債從一千六百萬升至六千三百萬,兩年翻了四倍。

二、1917-18年參加歐戰,國債從三十億漲到二百六十億,近九倍!

三、1941-45年,二次大戰期間,從大約五百億增加到二千六百億,是羅斯福總統十年「新政」的四倍開支。

不過這還不是最昂貴的戰爭,原來所有國家都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最勞民傷財,四年的美國內戰,令聯邦政府負債從七千多萬開始,突破二十八億,翻了差不多四十倍!這個還沒有計算日後的重建開支。這場戰爭直接迫使聯邦政府開徵個人入息稅。

翻查美國財政部的網頁,美國的債務兩百年來幾乎年年上昇,但是每次短時間內大幅提昇,都是打仗,而且打完仗後都沒法子恢復原狀。

一句話,美國負債累累,非因她是民主,而因為她是帝國!戰爭需要舉債,勝利帶來擴張,擴張帶來衝突,衝突導致進一步戰爭,週而復始,歷史上所有帝國都是這樣。

我們再看英國的例子。英國人在滑鐵盧打垮拿破崙後,國債達國民收入的260%,比今天的日本還高!當年的英國國會完全談不上一人一票,沒有國家提供的福利制度;債務是因為在這之前的一個世紀,大英帝國有一半的時間在打仗。

此後一百年,英帝國不斷擴充,但因為帝國累積財富比債務還要快,所以公債比反而下降,直到一次大戰前夕,只有24%。在這一百年間,選舉國會議員的投票權,經歷三次改革,趨向普及而平等。我看過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曼在《紐約時報》整理的圖表,這段時期英國公債比都是拾級而下,我們怎能想當然的說,一人一票便會導致負債?


我們今天對英國福利主義的印象,都是六七十年代的工黨時期。但是此間大英帝國越縮越小,雖有國內的福利開支,公債比卻從二次大戰後的225%的高峰,回落到1970年的67%,1980年戴卓爾時代開始時,跌到只有43%,此後戴卓爾夫人的政策反而影響不大。以此觀之,債臺高築豈能簡簡單單說是福利主義的結果?

當然,英美是帝國,英鎊和美金曾經是最硬的貨幣,舉債容易;香港彈丸之地,沒有這個條件。但上面的數據和前文都證明,政制與負債之間是複雜的關係。如果我們希望社會回歸理性討論,便應該避免製造煽情武斷而且容易導致誤會的結論。

實行一人一票的地方很多,會否導致負債累累,還是要看當地的政治文化。目前香港最堪憂的正是譁眾取寵、不負責任的民粹主義。歷史上的確有破產的民主國家,而且足以為香港戒。

這個地方,是加拿大東部的紐芬蘭。她是英國最早開發的殖民地,議會歷史僅次於英國本土的西敏寺國會,她在英聯邦內第一個取得自治領地位。但是在整個1920年代,由於過度依賴漁業而漁產價格大瀉,加上民粹政客的空頭支票,政府沒有一年達到預算平衡。1929年華爾街崩盤後危機加深,累積負債超逾國民收入的三倍,國內超過四分一人要靠救濟金過活。面對債主臨門,紐芬蘭人對國內政客失望至極,1932年一群示威者沖入國會,在街上追打首相。

最後,國民被迫向英國求救。倫敦組成了一個六人皇家委員會前往調查,紐芬蘭人被迫選擇,要麼債務違約信譽掃地,要麼放棄自治,接受倫敦臨時接管。由於對國內政客深惡痛絕,她們接受了後者。二次大戰後,英國人不願再肩負龐大帝國的責任,給了她們兩個選擇:要麼恢復自治,自負盈虧;要麼併入加拿大。

由於紐芬蘭外債多為加拿大銀行持有,又早與加拿大貨幣掛鉤,經濟命脈操控外人之手,而且過去的民主經驗令她們對自治大失信心,最後經過兩輪激烈的公民投票後,決定併入加拿大,成為行省。

皇家委員會的調查報告對紐芬蘭的民主文化提出了尖銳批評:紐芬蘭選民寧願選擇一個犧牲公眾利益幫她拿盡好處的政客,而不是選擇那些鄙視這種可恥行徑的候選人。人民不再靠自己,而是依賴在權位的人;不是從國民利益考慮問題,而是純粹從自己的地區利益出發。「他們甚至認為,如果一個人能利用政治機會幫自己個人撈好處,也就能更好地幫自己的選區撈取好處,而正直的人卻只會向選民宣教。」

對於街頭越來越多人高呼「自治」,政壇卻充斥「抽水」行為的香港,這話太有意思!紐芬蘭的痛苦經歷告訴我們,真正的民主與自治,要建基於審慎理財、經濟獨立、自強不息,為共同體利益努力,而不是為了選票空喊口號花言巧語、眼前一味討好選民長遠卻害死她們的政客。

附註:本文關於紐芬蘭的資料,引自David Hale發表於The International Economy的文章,2003年夏季刊。關於英國的材料,有興趣讀者可以參考劍橋教授Robert Neild於2012年1月為皇家經濟學會撰寫的通訊。美國的情況,引述自Mises Institute歷史學者Scott Trask,2004年1月27日刊登於Mises Daily的文章。

13 August, 2013

一人一票 負債累累


 

日前,恆隆集團主席陳啓宗先生表示,全世界負債最多的前十個國家,多是民主國家,他又列舉幾個著名例子,包括美國的財政懸崖危機、歐盟的歐債危機,以及日本佔國内生産總值達220%的公債,認爲都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造成。

 

其實不少工商界人士、社會精英,甚至學者都發表過類似想法,只是用詞比較溫和。故此,陳先生的言論不但惹火,而且有廣泛代表性;可惜當中卻有明顯的事實與邏輯錯誤。筆者雖非財經專家,不嫌淺陋,羅列數條,以供參考。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2010年的資料(注一),政府債務毛額佔國民生産總值最高的十個國家,全球排名如下:

 

一、日本(216%

二、聖克里斯多福與尼維斯(筆按:加勒比海島國)(164%

三、希臘(148%

四、厄勒特利亞(筆按:非洲東部,埃塞俄比亞鄰國)(144%

五、黎巴嫩(142%

六、牙買加(141%

七、意大利(119%

八、幾内亞(筆按:非洲西端臨近大西洋)(106%

九、格林納達(筆按:加勒比海島國)(104%

十、星加坡(99%

 

這是我找遍國基會與世界銀行網頁,最接近陳先生對日本公債的描述。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公開信息,有類似排名,除多了一兩個歐債國家外,分別不大(注二)。以此觀之,十大債臺高築的國家,充其量只有一半是我們熟悉的民主國家,陳先生所謂的一人一票導致負債累累,不知從何說起?

 

以上數字最有趣的,是星加坡。獅城一直是陳先生與不少香港人支持的另類發展模式,可原來星加坡的公債要比英美更高,這又是否我們所樂見?獅城近年的高速發展,是否以此為基礎?我不熟悉,但認爲值得香港人慎重思考。

 

工商界人士擔憂一人一票會導致政府不斷舉債,偏離審慎理財的想法,可能來自媒體對所謂歐豬四國(PIGS)鋪天蓋地的報道,由於這些國家都以福利聞名,所以令人覺得民主選舉必然會帶來民粹福利主義。

 

事實上,建立歐羅區的馬城條約早已訂明,各成員國須致力將公債佔國民收入總額,減低到60%以下。目前歐洲諸國的問題,到底是金融風暴的遺禍,還是社會福利造成,有待研究。

 

退一步,即使負債高的國家多是民主國家,卻不等於民主國家就一定負債高,這是基本邏輯;好像可以選特首的都是香港人,卻不等於每個香港人都可以選特首啊!查證之下,其實很多實行高福利的非歐元區國家,都是一人一票,公債比卻都是60%以下(注三),包括挪威、瑞士、丹麥、瑞典等等。爲何我們對於這些反證,視而不見?

 

把視野再拉濶一點,南半球的民主大國紐西蘭和澳洲,一樣是高福利,一樣是前英國殖民地,但是她們的公債比只是32%20%,要比香港更低,這個陳先生又如何解釋?

 

當然,澳紐資源豐富,受惠這十年的商品價格高潮,香港不能同日而語,但這些例子至少有力地説明,一人一票,不一定導致債臺高築。

 

把問題倒過來看,世界上負債最少的國家又是哪些?沙地阿拉伯、赤道幾内亞、阿曼、文萊、利比亞……她們的公債比都低於10%,利比亞更沒有任何債務。她們得益於石油收益,可是捫心自問,是否你我樂居的地方?是否適合香港的發展模式?

 

再說,非一人一票式的民主制度,又是否負債很低?中國主權債務很少,但在龐大的各級部委與地方政府當中,潛藏了大量債務,目前只能說衆説紛紜,譬如渣打銀行就估算可能佔國民收入近八成。自從美國底特律政府破產後,國務院已經馬上指示國家審計機關從本月起,對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進行評測,可見問題之嚴重,連中央政府也不一定有全面掌握。

 

面對如此複雜龐大的問題,只能說民主與負債的關係,足夠嚴肅學者畢生研究,非我等能泛泛而論。不過,筆者大膽假設,國基會跟蹤的全球188個國家當中,只有少數是民主國家,而負債最高的十個當中,卻佔有近一半席位。如果真的要說一人一票導致負債累累,原因倒是民主國家的舉債能力高!

 

此話怎說?由於看不通算不了的風險反而是最大的風險,而民主制度有定期、可以透明觀察的政權輪替,風險可以管理,這些國家投資環境好、制度透明、法律健全、政策可靠、貨幣因具儲蓄功能而為國際投資者接受、所以她們發行的公債最能為市場吸收,付出的利息較低,反而便利舉債,間接導致債臺高築!

 

至於經常爲人詬病的的英美兩大民主國家的負債問題,後文再析。

 

注一:見國際貨幣基金會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20134月版。

 

注二:中央情報局2012年度公債排名是:日本、津巴布韋、希臘、聖克里斯多福與尼維斯、牙買加、黎巴嫩、意大利、冰島、波蘭、愛爾蘭。

 

注三:同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