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ation of the Day

28 April, 2012

Is RMB due for Devaluation?

EJ Insight, Apr 26, 2012

 

The daily trading band for the renminbi has been widened to 1 percent. The move is read by the market as a further step towards the Chinese currency's eventual liberalization. But it also raises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greater room for deviation from the official rate will bring about devaluation. Since the exchange rate reform of 1994, the RMB, also known as the yuan, has been skewed towards one-sided appreciation against the US dollar, excepting minor ripples in early 2012.

Some people believe that this trend will continue becaus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nts to reduce its economic dependence on exports and increase domestic consumption. A strong currency, so goes the argument, is less of a concern to a consumption-powered economy. It might even be good because it leads to more favorable terms of trade, meaning that Chinese people can consume foreign goods at cheaper yuan prices.

However, this view has not fully considered the impact on Chinese firms when they compete with foreign counterparts, both in the domestic and overseas markets. It ignores the fact that the success of the Chinese economy for the past 20 years was primarily built on its price competitiveness or, to put it bluntly, on its goods and services being cheap.

Signs of change are already perceptible. When people have their survival needs satisfied, they naturally want something better, fancier and safer. Middle-class Chinese consumers are craving for anything from Apple’s new gadgets to Wyeth’s baby milk powder. The hard reality is that Chinese goods are not reputed to offer good value for money, in spite of (or because of) their being cheap.

Let’s not be mistaken. This is not just about goods of sophisticated rocket science that Chinese engineers cannot make. (In fact, they make very good rockets!) It’s a far more ubiquitous and hence problematic phenomenon of the very way that everyday Chinese goods are commonly perceived everywhere.

Canned food gives us a very good vantage point of observation. I shall give you two examples of famous Chinese brands exported in large quantities to Africa or anywhere with a large Chinese migrant population.

The first is Pearl River Bridge fried dace, sold at HK$17.90 (US$2.30) per 150 grams in Hong Kong’s supermarkets. How does it compare with substitutes? A can of 125 grams of sardines in olive oil imported from Portugal is selling at only HK$15.80. Thai tuna in sunflower oil is selling at HK$14.90 per 185 grams. A note on nutrition: tuna and sardines, as deep-sea catch rich in omega-3 fatty acids, are better substitutes than dace, which is a cheap bony freshwater fish found in abundance in Guangdong province.

A more interesting example is canned luncheon meat. In standard 200 grams package, the Chinese Maling costs almost the same as the Danish Tulip. Samples of Maling were earlier found to contain malachite green, a carcinogenic chemical. The Tulip, living up to the stringent labeling requirements of Denmark, a country with a strong dairy tradition, pledges 88 percent pork in its contents. The premium American SPAM is 20 percent more expensive but that is an innovative low-sodium version.

Observant readers may notice similar trends in other daily goods “made in China”. Surely, part of this can be explained by inflation. According to the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the food component in consumer price index was up 7.2 percent last year. The producer price index for pigs rose from 82 to 99 during 2009-10. Tinplate, which is used to make cans, also saw a similar price hike.

But at least part of the explanation has to be sought in the appreciating yuan. The US dollar has dropped 7.6 percent accumulatively over the last two years against the yuan. It simply cannot be used to justify the fact that Danish canned food, transported from several thousands of miles on high oil price, can be sold at the same price in Hong Kong as the Chinese brands made nearby.

No matter what the explanation, the troubling trend is that Chinese goods are losing their price competitiveness even when they have yet to build a strong brand identity of reasonably good quality. Chinese food products do not have much to boast about in food safety and brand management at their nascent stage of development.

For example, the above-mentioned canned food products are managed by a subsidiary of COFCO, or China Cereals, Oils and Foods (Group) Co. Ltd. COFCO is a Fortune 500 company traded on the Hong Kong Stock Exchange as China Foods Ltd. (0506.HK) and China Agri-Industries Holdings Ltd. (0606.HK).

But Maling luncheon meat is also made by a dozen factories under a national license with varying qualities and bearing similar and confusing trademarks. Some of them have been found by overseas consumer authorities to contain harmful chemicals from time to time. However, because of brand confusion, consumers cannot trace the origin and tell one from another. The one made in Shanghai eventually had to adopt another name to avoid confusion.

So, as a consumer, will you buy a Chinese Maling or a Danish Tulip when price is no longer an issue?

19 April, 2012

建制民主重新定義 政黨分合還看今朝(4月16日信報)







什麼是建制?建制派是否一定不容于民主?民主派是否一定不能走進建制?這是今次選舉凸現、並將影響未來黨、派分合的一個重要問題。


長期以來,香港傳媒及政、學界中人,傾向將政黨政團二分爲建制、民主兩大派:一邊廂是自由黨、民建聯、工聯會、一眾以功能組別為根據地的工商政團;另邊廂則是民主黨、公民黨、工黨、社民連、人民力量等等。 


稱前者為建制派,似乎他們便是以捍衛建制為目標,所以抗拒任何改變,特別是民主化;稱後者為民主派,似乎便因爲他們要追求的目標,必然會徹底改變目前的建制。 


然而到底什麼是雙方要打倒或維護的建制?卻從無人說清楚。按字面解釋,可以理解為所有現存、已確立的制度,包括相關的行政、立法及司法機構、彼此的憲政關係、規範它們運作的規章制度及行事慣例等等。 


賦予以上建制以形體的,按重要性分別是基本法、相關本地法例、政府内部的規例、通告等等。但更重要的卻是形而上的,那就是這些法律條文背後所蘊涵的價值、理念,包括經濟及政治上的自由主義、個人權利、司法獨立及法治精神、有效率及政治中立的公共行政、程序上的理性及公平、廉潔奉公等等。這些是香港引以爲傲的現代管理文明,是兩制的核心。 


明乎此,所謂民主派必然反建制,不但概念錯誤,且亦違背事實。以上每項價值都是泛民政黨會堅守維護的;同時,即使最激進的人民力量,都一直參與建制立法機關的選舉,除了不滿主席裁決的某些必要政治秀外,完全服膺立法機關的憲政規定,而在街頭示威被捕後,也完全遵守建制司法機關的判決! 


以上的建制價值中,暫缺民主兩字。這是因爲英人在撤離前,尚未確立一套完全融于殖民地建制的民主制度遑論文化,以至對民主的步伐和内涵人言言殊,基本法也只是以最終達至普選的説法含糊交待。 


故此,所謂建制、民主派水火不容、理念不同,只是指其對民主兩字的看法而言,對於建制背後的核心價值,兩者根本沒有分歧。當中尤以法治、廉潔、自由為最,即使大資產階級亦不能公開否定。早前李嘉誠在長和業績發佈會中,強調香港最重要有自由、法治,而民主按基本法逐步落實,便是一例。 


從這角度看,泛民與唐營在選舉後期呈現的某種合作,便不是單單的權宜,也不是某些人說得那麽莫名其妙,而有堅實的意識形態基礎。 


德先生未見蹤影  兩制夢快成追憶 


展望未來,雙方尤其要正視香港面對的最大威脅,是其固有制度正日漸被侵蝕。本來過程是蠶食而非鯨吞,一般人不覺有即時危險,但是次特首選舉卻把問題集中地、尖銳地暴露出來。除了我前文已提及公務員和公共機構可能會成爲政治鬥爭工具外,具體需要警惕的還有以下三方面: 


一、梁氏會委任什麼人進入日益擴大的政治委任團隊?唐營中人的政績雖乏善足陳,尚有一定經驗,尤其財金方面。在沒有公開公正的政黨輪替機制下,香港的政治委任制容易淪爲醜陋的政治分贓而非用人唯才。

二、梁政府標榜求變;變是好,但也須用正大光明、合法合理的手段。公務員重視程序和規章制度,在過程中容易讓人覺得“阻手阻腳”。他們能否真的不亢不卑,是其是、非其非?急於求成的新政府,會否爲了討好民衆,而在人事升遷上提拔幸進之徒?

三、香港數百個擁有法定權力或咨詢地位的委員會、半官方法定機構及公營機構,雖不是政府的一部分,但職責、權力和影響力無遠弗屆;事大至推薦法官,小至批出酒牌,都有它們的份兒。這些機構的委任權在於行政長官或其授權的官員,隨時變成政治委任制度的延伸。 


以上三點,尤以最後一點過程緩慢,容易爲人忽略。如果獲委任者偏離我們的核心價值,將慢慢形成對整個建制的滲透。 


蘇錦樑曾任民建聯副主席而出任局長,開政黨酬庸之先河。當然,梁氏如有遠見胸襟,當不會單單委任左派政黨入閣。一者、梁氏很清楚左派政團在選舉中並非自始真心支持;二者、如管治團隊完全受制于某派,將難收縱橫捭闔之效,凡事更須仗仰西環出手。冀望梁氏為己為港,不要重蹈曾蔭權的覆轍,來來去去那批人。 


抛棄教條枷鎖  落實建制民主 


至於一眾泛民政黨,亦應反思其過去的教條主義路綫,能否真正達到他們爭取的目標。何俊仁選後便表明和新政府理念不合,不會加入。這真有需要嗎? 


既然梁氏自己表示新政府屬於七百萬市民,而民主黨又代表市民當中的一大部分,則爲何要自絕于新政府外?此概念不通也。


自絕于新政府外,便等於把政府的資源拱手讓與跟自己政見南轅北轍的政黨,幫對手累積行政管理經驗,培育政治人才。彼等將來更有力挑戰特首寶座,豈非愚不可及? 


所謂在建制外的反對派,我上面已清楚指出那是概念混亂。而且民主黨人應該很清楚,在目前憲法規定下,立法會權力有限,除了繼續反對外,更能為市民做些什麽? 


相反,泛民如能有人加入行政機關,可累積執政經驗,也能擺脫一直以來凡事反對的形象,在未來特首普選時,才可凝聚大部分理性民衆的支持。須知道,所有實行民主政治的國家,沒有一個政黨會甘心永遠做一個在野黨。而今次何俊仁在民調一直落後,民衆除了考慮到和大陸的關係外,也是因爲他缺乏在行政機關磨練的實踐經驗。 


或曰:加入新政府不等於認同了小圈子選舉,接受了認受性不足的制度嗎?此說看似合理,實亦不必。泛民既然自己參加了特首選舉,也一直有參與他們自己反對的功能組別,則這種說法在邏輯上已說不通。再説,難道昂山素姬參加軍政府舉辦的選舉,就等於承認了軍政府的合法性? 


又或曰:梁氏不會真心讓泛民派入閣。此慮更屬多餘。他不委任你,顯得梁氏胸襟不足;民主黨自己拒絕,等於解決了梁氏的一大頭疼! 


我想來想去,覺得唯一困難,是如何在集體負責及官方保密的限制下入閣。當然,既有蘇錦樑在前,也就不一定是不可能。大不了,以個人名義入閣,或效法唐英年故事,辭去黨籍。入閣如暫不能接受,也應考慮爭取以上提到的委員會及法定機構。 


泛民派即便不為自己籌謀,也應為香港著想。加入新政府的最大意義,在於實行建制内的監督,防止對固有制度的侵蝕,核心價值的崩壞。單單在立法會裏監督,始終是隔了一層,而且難免是亡羊補牢,後知後覺。既然不信任梁氏,何不直接進入其核心進行監督?何況泛民派大可行練乙錚提過的内部分工,又有何不可? 


總而言之,是次特首選舉的結果是有危有機:香港的固有制度和核心價值面臨衝擊,但卻可能是政黨政治發展的契機。建制不等于保皇,民主也不是革命。寄語工商精英,放下身段,反思民主制度之意義,爲何世界發達經濟地區盡皆採用?民主派人,也要把握機遇,以靈活手段,和所有願意捍衛核心制度及價值的黨派合作,甚至走入政府;切勿爲一時一己之清名,死抱教條主義不放。過去二十年的抗爭方式繼續走下去,將是一條不歸路;一國兩制的成功,或者說香港故事的延續,有賴本土精英及民主派放下成見,共同抵抗裏裏外外的圍攻。





(《特首選舉回顧與前瞻》之六 • 全文完)

13 April, 2012

RTHK phone in program

Discussion on mtr fare rise. http://programme.rthk.org.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radio1/openline_openview&d=2012-04-12&p=1069&e=175021&m=episode#

09 April, 2012

最後的聖殿武士









不知道是出於過來人的片面之見,還是不倫不類的聯想,過去兩個月發生的種種事件,越來越讓我覺得過去服務過的政務職系(AO),有點像《星戰前傳》裏頭的絕地武士(jedi knights);而最近越來越明顯的西環治港,則似乎預兆著這個騎士貴族階級,會有一天像《星戰前傳•黑帝君臨》中的最後一幕,在國會議長謀朝篡位的詭計下,由自己人帶領著一批複製人戰士沖入武士聖殿,一手毀滅。

在《星球大戰》中,絕地武士的角色是運用宇宙的大能,調解銀河共和裏各派的紛爭,是共和國和平的守護者。這有點像政務職系一直認爲自己是不偏不倚、從香港長遠利益、公衆利益出發,擺平社會各利益團體的訴求,守護我們的核心價值。

也許你會覺得這是當過官的人自以爲是的精英心態。姑且勿論閣下是否相信,至少在法治、廉潔奉公這兩點,確實是所有政務主任第一天上班便給反復灌輸的“思想教育”。社會上不同人士或對何謂核心價值有不同看法,但相信這兩點會得到大部分港人的認同,不論其階級、財富、政見,可以定位為核心價值裏的最大公因數。

政務職系中人雖然不一定支持急速民主化,對社會如何在自由與秩序之間謀得平衡,看法也會有異于普羅大衆,但對於這兩點是毫無置疑的。如果把政務主任看作是一個政黨的話,這兩點便是這個黨的核心綱領,屬於意識形態層面裏殿堂級而且真正能夠感召人心的部分。

至於其他如民主集中制式的服從上級、按章程辦事、保密制度等等,個人以爲雖然重要,但還是比較次要的;因爲那只是確保如何把事情做好,卻沒有説明這個政黨奮鬥的目標。容我說的不客氣一點,歷史上有不少極權政黨乃至黑幫,都能在服從上級、按程序辦事、保密制度等方面做得滴水不漏,但那只能說是強化了作惡的能力及手段,不能説是核心價值。因此,在唐英年洩密一事上,官方保密及維護自由兩者,輕重立判。

至於社會公益公義、超然于政治的政治中立等等,雖然政務主任的官方説法會那麽認爲(如果你就此查詢公務員事務局,那一定會得到如此如此的官式回應),但也許社會上不同人會有不同想法,不一定贊同政府的決策,每事都是爲了公衆的長遠利益著想。

事實上,以上所論不單限於政務職系,更是我所認知的廣大公務員的核心價值,在前綫執法部門,尤爲重要。因此,廣義上來講,公務員隊伍是香港核心價值的守護者。

早在九七回歸前,雖然那時還沒有人說核心價值,公務員制度已被寄予厚望,視爲保證香港穩定回歸,保持五十年不變的一股重要力量。經過十五年的風吹雨打,這個曾經一度被各方吹捧乃至籠絡的力量,雖不至變成過街老鼠卻肯定是形象低落。筆者雖然資歷淺,但從某些前輩口中也深感當中的唏噓。

這次選舉的過程,暴露了這套原來應該是超然于政治的制度,正面對空前的威脅。無論是競選雙方,都利用了政府的内部材料來打擊對手。除了翻開十年前的舊“快勞”外,又頻頻採用報官究治的策略,把執法部門拉下水。可以預見,將來在西九門、款待門、唐宮門以及飯局門等一系列多數查無可查、最終不了了之的大案中,將耗費大量公共資源,把政府以及公衆的精力分散,更會令警務處和廉政公署陷於動輒得咎的兩難;即使秉公執法,但因過程難以完全公開,調查結果便很容易引起猜疑:從嚴可能被視爲打擊報復或取悅群衆,從寬又可能被指為包庇權貴或台底交易。屆時傳媒的標題,幾乎已是寫在墻上。

其實這種固有制度被高度政治化衝擊的局面,實非自今日始,亦不會因選舉終。李國能法官卸任前的最後演説,表明憂慮司法機關日漸被濫用為解決政治紛爭的手段,這是對法治的壓力。幸好港人目前對法院的公正性還有一定信心。

至於我們的行政機關,卻早已體無完膚。比較明顯的是被夾在保護建制秩序與遊行示威之間而搞得兩面不是人的警察隊伍,他們是香港的政治紛爭無法在體制内解決,而要訴諸街頭的直接受害者。我記得一幀照片,裏頭是上世紀二十年代德國警察沖入一個政治集會的會場,追打正在互相纏打的納粹黨徒及工會成員。但願類似的事不會在香港發生。

較不明顯的,是公務員制度的決策核心經2002年董建華推行所謂“問責制”後的衝擊,對此我在《十四年亂象》中已有分析。表面上,問責制讓公務員幹公務員的事,把政治責任留給問責或政治委任官員,按照官方的説法,就是更好地恪守公務員的政治中立性。然而,由於香港尚未有成熟的政黨政治,提供出任政治官員的人才庫,董、曾兩任問責官員主要來自公務員。這反而讓人覺得高級公務員隨時可能在特首換屆後成爲政敵的問責團隊,會否在任内預留一手?這反而變得更政治化了。

此次選舉中,唐、梁兩營的競選辦公室主任均是前政務官,而後期一封高級公務員反對兩位候選人的信,更令人擔憂目前以政務職系為核心的公務員制度,會否在選後受到整頓。

不過,最令人搖頭的,還是目前對政務職系核心價值最肆意踐踏者,竟然是部分前最高級政務官。曾蔭權曾為政務職系之首而不知要在接受款待上避嫌,羅范椒芬為競選而在飯局安排這等小事上犯上低級錯誤,和黑金扯上關係;而前政務司長許仕仁疑因貪污被捕,更非以上兩件還能勉強狡辯、搪塞之事所能比擬……

這些錯誤,隨便一件都足以讓初級公務員永不超生,而今卻發生在公務員之首(許氏的政務司長已是政治任命,傳統上該職位為政務職系之首),真是匪夷所思。這些新聞十年前每一起都足以震憾官場,如今卻似乎是“低處未算低”。

到底過去曾蔭權治下,整個人事制度是怎麽搞的?還是一如古人所說:妨功害能之臣,盡為萬戶侯;親戚貪佞之類,悉為廊廟宰?也許,在他連續三位政務司長的任命決定上,我們已看到了答案:一個給抓了、一個搞僭建、一個民望最低。如此用人,實在錯、錯、錯;如此犯錯,更是難、難、難!

我們看到的,還是最表層的;但上行下效,令人懷疑下面的情況會有多糟?希望不是如此,否則真如文首所說,是自己人毀了自己的聖殿。用電影裏頭的説法,他們就是“turned to the dark side ofthe force”。

謹此向仍在建制中奮鬥的舊袍,真心守護聖殿的絕地武士致敬!(這個中文翻譯,也未免太悲涼)寄語故人,能頂住這種種對固有制度和價值的侵蝕;且留此刻一片真,無懼雨打風吹去。

公務員乃至整個固有制度實是這幾年政治發展的最大輸家。此情此景,我們的民主派還有何事可做?下文再續。

(Review on CE Election, Part V;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6 April 2012)

02 April, 2012

自由燭光還能照耀多久?

(Originally published: 4月2日信報)


前文提到經過特首選舉後,工商界人士應對政黨政治有新的看法。至於北京當局(不是中聯辦),亦會從今次的普選前哨戰得到重要啓示,測試到2017年萬一真正開放選舉後的變局。如能客觀看待問題而非純粹從敵我矛盾出發,或有以下觀察:



一、 香港人普遍務實(説是鵪鶉,也不為過),不會推選民主黨等和中央關係惡劣的候選人,這在選戰以來的民調中很清楚;

二、 只要建制陣營不是兄弟鬩牆致使白票大增,建制派候選人有望穩定當選。



如果北京要繼續在實現“一人一票”選舉後操控結果,或者確保高安全係數的話,必然會謀求盡量團結自家陣營並分化對手。具體可能有三大方法:



一、 放鬆特首不得有政黨背景的限制,容許並鼓勵建制派政團之間組合成更大的政黨,透過某種客觀可循的内部初選或篩選機制(但不一定公開透明遑論公平),推舉出一位共主競逐特首寶座。此种方法比較文明,也接近我們認知的西方政黨政治,也是何故我在前文中提出,政黨政治可能會在此次選舉後反而得到發展。由於北京對本地政團的操控遠比泛民等反對黨派之間經民主協調來得有效率,加上後者素來根深蒂固、令親者痛仇者快的山頭主義,建制派更有機會贏得大選。試想想,如果2017年只有梁振英出戰,而泛民則有民主黨和公民黨爭鬥於内,社民連等激進派狙擊于外,在過往立法會選舉中建制、泛民選票最多四、六開的情況下,後者難有機會贏得選舉——即便那是真正無干預的民主選舉。



二、 沿用以上思路,但以中聯辦作明顯而直接的干預,確保建制陣綫的高度統一。這樣我們就會看到西環這幾年進一步介入香港事務,為的不一定是影響施政,而是要擺平建制派的内部矛盾,做好統戰工作。操控不好的話,人們在特首選舉前兩星期看到的醜態,就會常規化、公開化,進一步破壞一國兩制的精神,突出中、港矛盾。





三、 把提名入選門檻提高到不合理水平,確保如何俊仁等無法入圍。這方法的安全係數最高,但必然招致民意反彈,大量白票或極低的投票率,甚或民間力量再度另起爐灶,嚴重打擊政府認受性和權威,國際上的顔面也不好看。



以上三個方向,第一比較正道,其餘都是下策。當然,這只是從香港的長遠利益出發,北京怎麽看問題,是兩碼事。第一策又受助於中國人的兩大劣根性:一是唯利是圖的奴性,我前文中已有提到,對操控建制派有利;二是内斗遠勝於外斗,對分化泛民派有利。無論如何,2017的普選(即使有的話),都難令人樂觀。



至於分化對手,從今次前哨戰也可見端倪。一直以來,香港政治爭擾圍繞兩大議題:經濟路綫上到底是維持自由放任還是傾向福利主義及干預?政治路綫上到底是維持現狀還是發展民主?按此標準可以把各個政團粗疏地歸納為四大板塊:即政治及經濟上的保守派(自由黨和唐營為例子)、政治保守但經濟改革的左派陣營(也就是今次梁營勝出的一股重要力量)、政治和經濟都屬進取乃至激進(視乎閣下觀點角度而言)的泛民派,以及至今尚未有明顯代言人、經濟上保守但政治上希望有所突破的不少中產階級。



沿此路進,梁氏以及背後的西環力量,還有在選舉中投票支持他的傳統左派政團,最可能以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撮的方式瓦解選舉中的反對派。正如梁氏本人所言,二十三條立法應該不會是他上任後的優先要務,因爲這只會把目前反對他執政和深懷疑懼的廣大中產階級團結在反對派四周。



相反,最合算的策略莫如先經濟後政治。首先,推行一系列社會福利及偏左的經濟政策,當然前提是不會把香港弄得要中央領導添煩添亂。如此一則對外宣示落實競選承諾,二則爭取民心,三則繼續分化選舉中的唐、何兩營。因爲泛民派和唐營等工商政團在經濟路綫上一左一右,難以調和; 泛民派更難以冒2016年立法會選舉得失於選民的風險。



待唐營等傳統工商政團被清洗後,梁營中的工商界、專業界的二綫梯隊就能順利接班,成爲新的既得利益集團。那時再聯合他們和傳統左派這兩大政治上的保守力量,發動進攻政治議題(國民教育也好、二十三條也好、2017及2020選舉安排也好),鬥垮泛民派。這樣,就能實現香港的“完全過渡”。



在第一波被清洗的對象——政治和經濟上的右派、保守派、工商界的一線力量,基本上也就是港英時期至今香港政治經濟上的精英階層。他們退出歷史舞臺,也就完成了林行止先生所謂的“去英化”。



平情而論,這批力量所以會有今天的困境,完全是因爲過去十年,他們所信奉的自由放任,早已異化為劣質的裙帶資本主義,反過來摧毀了自由市場經濟在人們心目中的認受性,令梁先生在此次選舉中能夠在低下階層中得到一定支持。這也應了先哲說的:自由有自我毀滅的傾向,這是自由的反諷。早前拙文《十四年亂象回顧》的總結便指出,自由、民主和法治是互相依存的三腳凳;因爲沒有民主及法治的制約,自由會汎濫到自我毀滅的地步。我們的問題主要是制度問題,一直以來我都認爲:The City is not dying,but the system is rotting.



信報的讀者偏向中上層,對自由、人權、法治等概念會比較重視,所謂火燒不到自己屁股不知道痛,不了解下層人民過去幾年生活的苦況;但低下階層管不了那麽多,生活吃飯的問題比較迫切。這是何故我認爲有自由沒民主的香港政治會進一步民粹化的理由,而民粹化往往是要人民以放棄長遠自由為代價; 歷史上絕大多數摧毁自由的人,最初都是善於討好奉承人民的。



以上粗疏的預測會否變成事實?但願我是錯的。不過,這裡不妨引傑佛遜的話作結:必須永遠提高警惕,因爲這是自由的代價(The price ofLiberty is eternal vigilance)。


(特首選舉回顧與前瞻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