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Why Facebook is destroying friendship

For some time I've thought of setting up an anti-Facebook alliance. In spite of all the frenzy and credits it's got, Facebook is actually bad for friendship and to some extent civilization itself:

 1. Friendship is treasurable because every friendship is unique. You may have a group of friends from the same background (e.g. going to the same school or having worked at the same firm) but still, your interaction and relationship with each of them is unlikely to be the same. We are humans, not robots. Yet Facebook classified them all as friends. A while ago, aware of their own limitation, they added the "acquaintance" and "restricted" classes to your friends list. But still, its a very poor classification in contrast with the richness and diversity of possible human relations.

 2. We all know that we say different things in different ways to different people. But Facebook is mainly a broadcasting tool, a loudspeaker in a forum through which you want to get hea…

《周末感言》(純粹個人意見)

周末同朋友係灣仔慶祝生日,離開時係巴士站等巴士,一架七人車駛至停正站頭落客,架巴士那時剛剛要埋站,忍不住罵了那車上人兩句,反而招來怒目;更離譜是我走出馬路準備上車,巴士司機卻門也不開就走了,跑過去,追不上。 

我罵那私家車司機,是因爲那巴士站前面就有一條十幾米的避車位,夠泊旅遊巴有突,你係都唔停係要阻住巴士入站。香港地方細有時大家好難完全不違例泊車,我自己都做過司機,但你點解犯規重好似你大曬?點解晤可以稍微照顧別人需要?

這幾年我發現香港人真的越來越自私自利而不自覺。媒體還要一味吹捧距地的優越感,一天到晚將我地同大陸人比,你知晤知“五十步笑百步”這句話點解?? 成日話我地公民質素幾高(每次遊行之後都係詌),deserve一個更好的政府詌話喔。對晤住,我老老實實同你講,其實我地質素係好低,所以才有這樣的政府!(你知晤知點解依家消防車要裝攝錄機?就是因爲我們開車的都不讓路!難道那些開車的都是大陸人?)你寫幾句批評港人質素的文章,報紙完全無興趣登,你閙政府,就個個叫好。

巴士飛站,我惟有轉乘小巴。因爲路綫不熟,上車之後跟司機打了招呼在某某街落。跟著好久才有人下車,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問司機到未,他才跟我說:唉呀,過左啦!晤好意思!! 

我當然詫異。但是更令我詫異的,是那時候車廂裏面突然一半乘客同時報以一陣噓聲!絕!我真係寫個服字!我唔信你班人無一個知道我要落車的地方,但你地班人兄經過時無一個出聲,到左司機認錯時你地先講野。老實說,我不但不會多謝你地,我簡直鄙視你地。 

朋友話,這就是”香港式幫拖“,不是真正見義勇爲,而是事後孔明。總之係自己最安全喞情況下,用奚落、嘲笑、叫駡(最重要係人多勢衆)等等於事無補的方式,宣洩情緒,不但幫晤到需要幫助喞人,亦對改善防止同類事件發生毫無好處。 

唉!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我自覺這地方的人是越來越自私;聲大夾惡、無理取鬧的越來越多。老實講,下車之後我不是太怪那司機,起碼他道歉了!反而我在想,那司機就像我們的政府,而車上那群事後孔明、得個講字卻不會真正幫忙的乘客——哈哈,不就是我們市民嗎?? 

坦白說,寫了幾年評論,我對香港越來越心死。心死不是因爲政府,也不完全因爲大陸/大陸人怎樣怎樣,而是我覺得這個地方的人是病的很厲害了,更可怕是如果你跟他們說有病的話,他們第一個就先對付你了(寫著寫著,我怎麽想起柏楊醜陋的中國人的序言了?)。…

老頑童 - 邵力競 - 信報網站 hkej.com

行動!行動!再行動! - 邵力競 - 信報網站 hkej.com

多才多藝 大器晚成 - 邵力競 - 信報網站 hkej.com

帝國從來多負債 破產難言真自治

Image
帝國從來多負債  破產難言真自治




拿破侖講過,戰爭第一是錢,第二是錢,第三,也是錢。

陳啓宗先生認為英、美等國家因為一人一票導致債臺高築,可能主要源自近十幾年的印象。如果我們好像史學家黃仁宇一樣,用長距離、遠角度來看問題,便知道世上最昂貴的不是福利,而是戰爭。

美國這個國家從誕生的頭一天開始,便是負債累累,獨立戰爭的欠債,幾乎導致拿不到退休金的士兵策動兵變,騎劫國會。兩百年來,這個國家沒有一天不在擴張,隔二三十年便打一次仗。千禧年以來的反恐戰爭,令美國國債從六萬億(美元,下同)升至十六萬億,其實按比例在歷史上祇是小數目。以下我舉幾個顯例:

一、1846-47年,打敗墨西哥,吞併加州,國債從一千六百萬升至六千三百萬,兩年翻了四倍。

二、1917-18年參加歐戰,國債從三十億漲到二百六十億,近九倍!

三、1941-45年,二次大戰期間,從大約五百億增加到二千六百億,是羅斯福總統十年「新政」的四倍開支。

不過這還不是最昂貴的戰爭,原來所有國家都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最勞民傷財,四年的美國內戰,令聯邦政府負債從七千多萬開始,突破二十八億,翻了差不多四十倍!這個還沒有計算日後的重建開支。這場戰爭直接迫使聯邦政府開徵個人入息稅。

翻查美國財政部的網頁,美國的債務兩百年來幾乎年年上昇,但是每次短時間內大幅提昇,都是打仗,而且打完仗後都沒法子恢復原狀。

一句話,美國負債累累,非因她是民主,而因為她是帝國!戰爭需要舉債,勝利帶來擴張,擴張帶來衝突,衝突導致進一步戰爭,週而復始,歷史上所有帝國都是這樣。

我們再看英國的例子。英國人在滑鐵盧打垮拿破崙後,國債達國民收入的260%,比今天的日本還高!當年的英國國會完全談不上一人一票,沒有國家提供的福利制度;債務是因為在這之前的一個世紀,大英帝國有一半的時間在打仗。

此後一百年,英帝國不斷擴充,但因為帝國累積財富比債務還要快,所以公債比反而下降,直到一次大戰前夕,只有24%。在這一百年間,選舉國會議員的投票權,經歷三次改革,趨向普及而平等。我看過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曼在《紐約時報》整理的圖表,這段時期英國公債比都是拾級而下,我們怎能想當然的說,一人一票便會導致負債?


我們今天對英國福利主義的印象,都是六七十年代的工黨時期。但是此間大英帝國越縮越小,雖有國內的福利開支,公債比卻從二次大戰後的225%的高峰,回落到1970年的67%,1980年戴卓爾時…